总觉得上司不配管理我
时间:2012-11-28 13:09:37    作者:陈天星

倾诉女主角:瑛(化名),42岁,外企经理
心理咨询师 陈天星
瑛已经四十出头了,按照古语“四十不惑”而言,她应该可以游刃有余地对待自己的工作和家庭,然而,她的目光中却时不时地流露出怅惘:“不知道为什么,我最近总是有很多困惑和不平,总也解不开。这让我时不时地会回想起童年,想起妈妈和哥哥,仿佛自己又成了那名不受妈妈喜爱、对哥哥充满羡慕和嫉妒的小女孩……”
从小,妈妈只爱哥哥不爱我
我出生在一个小城市,父母都是普通工人,家里比较穷,更重要的是,我还有一个大我两岁的哥哥。哥哥从小就是妈妈的骄傲。妈妈无论去走亲戚还是访朋友,都喜欢带他去,逢人就夸他机灵、孝顺、会疼父母。在我看来,哥哥就是妈妈的全部。
而不知怎么,我老是招妈妈的不开心,她动不动就要骂我、打我。记得很小的时候,可能我四五岁吧,家里晒被子,妈妈让我在院子里看着被子、刚巧那天有很多小朋友叫我出去玩,我一时没忍住也就跟着跑出去了,结果被子被鸡屎弄脏了。晚上妈妈回来看到,狠狠地打了我一顿,边打边说怎么生了我这么一个没有用的女儿。我辩解说:“上次哥哥也跑出去玩,把人家家里的小鸡压死,家里还赔了两元钱呢,你怎么不打他、就打我?”闻言,妈妈更生气了,说:“不许你顶嘴,你哥就是比你强,你知道不?”从那以后,我就知道我妈只爱我哥、不爱我。
其实,哥哥并不像妈妈说的那么优秀。他有些不争气,上到初一就开始留级,整天就惦记着玩电子游戏;后来初中毕业后读了一个技术学校。而我倒是成绩不错,同学和老师都管我叫“小神童”。可偏偏妈妈就是喜欢她的宝贝儿子。有次我得了三好学生,数学成绩考了全年级第一。晚上乘哥去上厕所的时候,妈妈偷偷给我两元钱,让我买点自己喜欢的东西,还千叮咛、万嘱咐不要让我哥知道了。那一刻,我知道我永远无法战胜哥哥了,连对我的一点点肯定妈妈都要避开他、唯恐他不开心。此后,妈妈依旧经常因为鸡毛蒜皮的事而骂我、打我。直到有次晚上睡觉后,我偷偷听到父亲对母亲说,以后不要再打瑛瑛了,说不定等我们老了,还要靠她养活呢。母亲翻了个身,什么也没有说。但是从那晚以后,我妈再也没有打我了。
我的成绩越来越好,好到可以自由地挑选高中,我想也没想就挑了一个需要住宿的。过了三年,我又可以挑选大学了,于是就选择了离家很远的上海。或许,我就是要逃离这个家,逃离我未来要承担赡养他们的义务吧。
记得离开家乡的时候,火车经过一片池塘,我想起小时候,有次父亲骑着车子带我到那里打野鸭,我看着父亲举枪的姿势真的觉得他很帅气,感到特别的自由开心。那次,父亲也劝我要原谅母亲的暴躁脾气,并且答应以后要更多地关心我。想起这些的时候,我没有落泪,内心告诉自己,这一走,我再也不要回来了,谁让你们不知道早点关心我呢?
我对上司充满了不甘和轻视
转眼我有了家庭和孩子。当把家安在上海的那一刻,看着老公和儿子,我默默地告诉自己,要继续努力奋斗,一定要珍惜眼前的这一切。
我依然和我的父母,哥哥保持着空间上和心理上的距离。我很少给他们打电话,也很少回家乡看他们。
去年,我所在的民企被一个行业内的外企巨头收购了,不过因为我的业务能力很强,所以在公司整合的时候,我没有被裁员。按道理我应该感到高兴才对,毕竟,这个外企是很多同行梦寐以求的。纳入国际化流程后,接单子的机会比过去多了,薪水也比过去的高了,我应该知足了。可是,偏偏我感觉更压抑了,总想着跳槽,原因是,我放不下自己内心的不平和不甘。
我过去的上司,现在依然是我的上司,然而,我内心中却产生了微妙的变化。我不能面对她,一开会听到她说话的声音我就需要压抑自己不甘的情绪,总是担心自己会冷不丁地跳起来顶撞她。因为我觉到她的管理能力实在是太差了,根本配不上现在的这个企业,更配不上这个职位。以前我一直忍着不说,是因为她是民企老板的朋友,老板信任她,把她当自己人,我就是说了也是自讨没趣。但现在我们已经被外企收购了,凭什么还让她来管理我?我心里是有些不服气的。她年纪和我差不多,还没有结婚,也没有孩子,有时看到她一个人那么拼命地加班,我都为她感到可怜。她私下里找了我几次,因为我是公司的老人了,希望我可以给她献计献策。说实话,关于公司的发展,我是有些想法的,毕竟在这个行业干了也有十几年了,也很了解并购前的公司的内部关系,只是不知为何,我就是不愿意告诉她。
就这样撑了一年,我现在的工作状态可以说是死水一潭,虽然感觉自己还有很多的潜能可以开发,可是一想到即使做了,成绩也很可能被上司拿去大半,我就没了动力;何况,我的年龄也有些力不从心了。因为工作上的不顺心,导致最近我在家的脾气也看涨,常常无缘无故地与老公拌嘴、训斥孩子,总觉得没人能理解自己。
前几天我突然感到,自己是不是一个很冷漠的人呢?父母、哥哥很少去关心,朋友也很少,自己过去的上司也不愿意去帮助,自己的儿子也青春期了,不要我管他。我突然感到自己很孤独、很无能……
[解码]
移情效应让她仿佛回到童年的不甘中
瑛现在经历的是一个很典型的移情型焦虑,所谓移情就是当事人潜意识地把对待过去重要人物(往往是自己的双亲和兄弟姐妹)的沟通方式,带到了当下的情境。
我们先可以做个情境对比:瑛曾经的家庭,有一个强壮但是隐忍的父亲,一个偏心而且急躁的母亲,一个无能但是好运的哥哥,最后是一个对母亲恨大于爱的女儿。如今,瑛面对的现实,是一个实力雄厚但是不熟悉本地文化的外企,“娶”了一个布满人际关系网的低效率民企,一个无能但是好运的上司,最后同样是一个对公司恨大于爱的员工。
也就是说,瑛在潜意识中把原来公司当做了自己的母亲,把外企总部当做了父亲,她渴望通过获得总部的关注来战胜自己的上司(曾经的哥哥),赢得自己的价值感。因为,如果她得不到总部的认可,就好像童年时如果没有得到父亲认可的话,就将生活在被母亲打骂的压抑生活中,而这种生活是她要极力逃脱的。
这也解释了为何瑛在过去没有想到跳槽,而现在待遇更好的情况下却想到了跳槽。原因就在于,瑛的跳槽动机不是来自现实的压力,而是来自自己童年压抑的欲望,即“我要证明自己比哥哥优秀,我要获得父亲的认可,我更要获得母亲的爱”。而当这一切在现实中迟迟得不到回应的时候,尤其是作为父亲般的外企总部忽视了瑛的优秀后,瑛的自尊心受到了挫伤,进而瑛的潜意识仿佛回到了过去经常遭受母亲打骂的童年,也就再次感受到孤独和无助。
弗洛伊德说过,咨询的目标是重新去爱并辛勤工作。我想告诉瑛的是,你可以选择接受母亲的不完美。母亲打过你,但是同样的,她也给过你两元钱来激励你。也就是说,你要先接受自己对母亲的恨,然后,你才能看到她对你的爱,而且她也在改变之中,这样你就会用爱去宽容她。如同现在你要意识到对公司的恨,恨它不公平,然后,你才能发现毕竟是它给了你生存的机会,而且它也在改变之中,这样你就会用辛勤工作去改变自己的境遇,如同当年你在母亲的偏心中发愤读书、最终获得了更好的生活一样。
[心灵对话]
对着上司仿佛面对哥哥
我:假如你现在的上司告诉你,如果你走了,你们公司将遭受很大的危机,你会有什么感受?
瑛:假如这样的话,我一点都不吃惊,也不会动摇自己离开的决心。甚至,有时候我真想暗地里联络几个老同事,大家都不要干了、逼宫,等着公司重新派一个人来。
我:你希望总部可以注意到你、并且选择你?
瑛:多少会有些这个想法的。至少和现在的上司比起来,我胜任多了。
我:你觉得从外企角度,这次的企业并购成败与否?
瑛:一般吧,不能说成功,也不能说失败。关键是总公司的企业文化很难在原本的企业文化上得到贯彻。如果这点突破了,我想我们公司的前景还是很广阔的。
我:你描述的想要跳槽、很有潜能的心态和你曾经离开家乡去读大学的心态,有没有什么相通之处吗?
瑛:你这么一说,倒让我觉得有些相似,都有一种解脱感和对外面世界的好奇。
我:那么你有没有觉得,你对上司的这种心情,与当年对哥哥的心情有些类似?
瑛:好像确实有些类似。他们都明明能力不如我,却依然被我在乎的人认可。

 

发表的文章
▪ 夏东豪的50堂情绪管理课,在喜马拉雅和你碰面啦。
▪ 男神夏东豪喊话你啦!
▪ 热烈祝贺夏东豪老师授课的国际催眠师(NGH)认证班培训圆满完成
▪ 夏东豪走进企业|伴您温暖同行
▪ 夏东豪与众大咖携手,让爱前行,天使宝贝新年亲子公益嘉年华活动现场直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