难道做第三者是我的宿命
时间:2012-11-28 12:58:38    作者:陈天星

心理咨询师 陈天星
倾诉女主角:珊(化名),26岁,投资顾问
珊看上去仿佛一个完美的女孩:气质灵动,外表漂亮,并且有着令人羡慕的工作履历。但是,我随即提醒自己,这个世界没有完美的人,每个人内在世界的痛楚也是同样的真实和自然。就好像走进这咨询室的很多人,即使拥有了容貌、金钱,甚至权力,但未必就是幸福的。
在我两岁时,父母分开了
父母在我两岁的时候就离婚了,从此,我就和妈妈一起过了。妈妈出生于一个大家族,外婆是一个上校的私生女,解放前家人都离开了,只有她留在了祖国大陆。因为这层“海外关系”,当年她吃了很多的苦,后来嫁给了一个上海本地的农民,一连生了三个女儿。母亲有次告诉我说,外婆的苦命都是因为,外婆的妈妈当年非要跟人家当官的好,以为可以过上富贵日子了,结果呢,不仅没让女儿过上好日子,反而害了她一生,真是作孽呀。
爸爸据说也是大户人家出身,爷爷是个民间艺术的传承人,解放后,被派到全国各地汇报演出,后来,不知什么原因,就再也没有回上海了。这可能也是我妈嘴里父亲自私冷漠的原因吧,她认为我爸家族都有这种不负责任的艺术家气质,而这也是导致他们离婚的原因。小时候我对父亲没什么印象,他也不经常来看我,一般都是我过生日了,他才会来送我一些礼物。妈妈说他是一个自私冷漠的人,只知道研究自己喜欢的东西,却不懂得多赚些钱,让家人日子好过些。
虽然父母分开了,但我的童年也蛮快乐的,因为妈妈家族的人都很喜欢我,当然,也可能因为都是女人吧,所以,我感觉自己在人际交往上会有些过度敏感,也很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看法。虽然,也有别的小朋友说我没有爸爸,但是妈妈总会说,没事,以后给你找个有本事、有钱的爸爸,让别人都不敢小看你。可话虽然这么说,妈妈还是因为担心再婚会伤害到我,一直保持着单身状态,即使很多的优秀男士都向她表达了爱意。
把配不上妈妈的后爸“作”掉了
直到我升上了重点高中要住校了,妈妈才接受了一位男士的求爱,重新组织了家庭。但是,我总感觉他既不富有,又有些土气,根本配不上我漂亮能干的妈妈,于是总是会找些机会来挑他的刺,这样就使得我母亲很尴尬。虽然,母亲有几次背地里告诉我,她还是蛮喜欢这个男人的,人虽然穷了点,但是为人不错,对她、对我也很好。于是我就质问她:“你不是说要给我找个有钱的后爸吗?”母亲听后露出一丝无奈就再也不回答我了。
高考后,事情就发展得不可收拾了。本来我的成绩一直都很好,按照我在年级的排名,可以考个很好的大学,但是,谁也没有想到,我第一年的高考彻底失败了。随后我就生病了,在家里休学养病。医院诊断我是抑郁症,但其实我是知道的,很多情况都是我自己“作”出来的。母亲可能也是觉察到了什么,最后选择和我的后爸和平分手了。我当时表现得很开心,安慰我妈说,不要担心,就算你老了嫁不出去了,我也给你找个富贵女婿,让你开开心心地养老。但我记得母亲听了这话后,只是露出一丝苦笑,并没有多说什么。
第二年复读后,我果然考上了一所名牌大学,也如愿以偿地念了经济专业。四年的本科学习再加两年的硕士学习,我都很投入,甚至可以说没有花多少心思在谈恋爱上,主要原因就是我觉得学生都是比较穷的,谈恋爱谈到最后也不一定能结婚,何必浪费时间呢?
我身边总围绕着已婚男人
现在呢,我如愿以偿地进入了国际顶级投资银行工作,可以考虑个人问题了。可问题也出现了:我惊奇地发现,我喜欢的男人都是结了婚的,或者说,主动接近我的男人好像都是结了婚的。而且,套路也总是出奇的相似:他们在我的面前拼命炫富,给我送礼物换来和我约会的机会,然后,就是信誓旦旦地保证要和他们现在的老婆离婚娶我。但是,不知道怎么回事,我总是在这个时候就厌倦了,觉得眼前的这些男人都很空虚无聊,这也可能是我自己内心的投射吧,其实,是我感到自己的人生是多么的空虚和无聊啊。
有趣的是,我的小姨、也就是我妈的妹妹,也经常陷入这种情感漩涡,她经常会劝我,男人都差不多,找个有钱的赶紧嫁了。而当她这么说的时候,我就会突然想到小时候,母亲告诉我的有关外婆命运的故事。难道当一个第三者、成为富裕的“姨太太”就是我的宿命,或者说,我们家族的“诅咒”?
[解析]
往事造就“必须抓住金钱”的错觉
心理学大师马斯洛曾经在他的需求动机层次理论中,把人类的需求动机分为五层,它们由低到高分别是:生理需求 (吃穿住行和性)、安全需求 (职业安全、生活稳定、希望免于灾难、希望未来有保障等)、归属与爱的需求 (在社会群体中对友情、信任、温暖、爱情的需要)、尊重需求 (自我尊重、被他人尊重以及尊重他人)、自我实现需求(完美实现自己的潜能)。一般来说,某一层次的需要相对满足了,才会向高一层次发展,那时,追求更高一层次的需要就成为驱使行为的动力。相应的,已经获得基本满足的需要就不再是人的激励力量。
结合珊的故事,我们可以明白,珊为什么会在现实的交往中感到空虚无聊,原因就在于珊把目前自己所处的需求层次定义得太低了。在珊的成长过程中,曾经的家族停留在穷苦水平,也就是安全需求的水平,这样,就会造成珊对金钱的评价比较高,她成熟后就对金钱有些过度补偿的态度。但是,当她的阅历越来越广,对自己的能力和实力更清楚地了解后,她会发现安全需求水平完全可以通过自己的力量来达到,而她更应该关注的其实是归属感和爱的需求。于是,她对那些所谓的成功人士提供的物质诱惑就有些厌倦了,反会转向对精神的共鸣、友谊和爱情的方向。然而,过去的经历和在成长过程中被母亲和母亲家族不断地暗示,又让她在异性交往中,惯性地抓住物质基础不放,这就使得她的行为与内心真正的渴望造成了背离。
为了消除这样的背离,我在咨询过程中尝试着重新解释珊的家族文化,让珊看到,其实即便是母亲和外婆的母亲的经历,也可以从另一个角度解读:即她们的爱情不见得是为了寻找一份物质保障,而很可能是为了爱情。这让珊能够意识到,其实自己的祖先早就站稳了归属与爱的层次,那么,她就会以更大的荣耀和自信去挑战尊重需求的层次,甚至,自我实现的层次。
咨询过去两个月后,珊又来做了一次咨询,此时的她已经有了男友,一个仪表堂堂、聪明能干的同龄人,只是暂时还没有什么财富。这时让她纠结的是,她曾经答应母亲要给她找个富贵女婿来养老的。我告诉珊,其实,你的母亲早在她再婚的时候,就不在意什么富贵不富贵了,她更关心的是,你的男友会不会对你好。
【心灵对话】
重新解读家人 一切未必为钱
咨询师:你觉得你外婆的妈妈为什么要跟那个军官好呢?
珊:那还用说,那个年代,当然是穷怕了,想傍个权贵了。
咨询师:难道老人家当年就不会是张爱玲一样的文艺青年,为了自由和个性而去爱吗?
珊:啊!(她张大了嘴,看我的眼神显得诧异,但是她的脸分明是喜悦的。 )
咨询师:有句名言叫做:“这是最好的时代,也是最坏的时代”,其实,哪个年代不是这样呢?他们那个年代到底是好、是坏,归根结底还是要看你外婆的妈妈个人的选择。
珊:你这么说,也有些道理,我确实没有考虑过她的喜好问题。
咨询师:你对你父亲的真实印象是如何的,我说的是你的直接印象?
珊:说实话,我倒不觉得我爸是个自私冷漠的人。相反,我感觉他是一个比较儒雅的人,满屋子的书。见面的时候,他也不怎么给我压力,总是顺着我,感觉就好像要告诉我,你成为什么样的人都行,只要你自己喜欢就好。
咨询师:听起来倒不像是不负责任的人,而是一个尊重自己、尊重别人的人了。
珊:嗯(她的脸又一次露出了喜悦的表情)。

 

发表的文章
▪ 夏东豪的50堂情绪管理课,在喜马拉雅和你碰面啦。
▪ 男神夏东豪喊话你啦!
▪ 热烈祝贺夏东豪老师授课的国际催眠师(NGH)认证班培训圆满完成
▪ 夏东豪走进企业|伴您温暖同行
▪ 夏东豪与众大咖携手,让爱前行,天使宝贝新年亲子公益嘉年华活动现场直击